老苏服务日记 2022.1.20

1月20日  阴。

       今日10时39分,迎来24节气中最后一个节气——大寒,大寒是冬季最后一个节气。“大寒到顶端,日后天渐暖。”过了大寒,下个节气就是立春!冬去春来,大寒一到,新一年的节气即将轮回。 

       昨天无修,但昨下午棉船金星李机手电话报修,说打药机要换机油,但机油滤芯怎么拆都拆不下来,请求支援。

       今早起,阿伟面馆报到,去公司拿上两壶机油,带上机油滤芯,驱车棉船金星村。

       到达现场,看到打药机,李机主人不在,我先电话联系了他,他说马上就回。我下车走到打药机边。看到机油滤芯已被他拆变形了,筒体瘪得不成样子,肯定是筒体受力拆卸。我从我的服务车上拿出我的专用工具,围在筒沿部,用力一扳,滤芯松动了,再换位,加力扳动一圈后,不用扳手,徒手就拧了下来。这时李机手还没来,但是他夫人到了,见我拧下了滤芯。她说:  “昨天怎么拧,就是拧不下来,要是能拧动,就自己换。今天就不麻烦你跑一趟了。这腊月皇天的,还要你到棉船来真不好意思,辛苦你了!谢谢老苏师傅”!

       李夫人客气的言语说的我都不好意思,我说这都是我应该做的,我的职责就是为农机手排忧解难!边跟她聊天,我边给她的打药机加好机油,(昨天已热车放油了)。起动试车正常,放油堵和滤芯不漏油,油压正常,机器运转正常。我收拾好工具,驾车轮渡码头。

       上了轮渡,我电话联系太泊湖兄弟,记得他昨天也跟我说,他的空压机储气筒漏气,他有焊机在家,就是焊接技术不行,焊了还是漏。

      到达现场,查看原因,储气筒底部因空气内含水,长时间没有放,筒底锈蚀致漏气。

       我先把锈蚀严重的底部用角磨机切除,找块合适的板材,切成刚切除的形状,但稍大点盖在切部,用电焊先点住定位好,再施焊。

       一圈焊好,稍等冷却,打气试漏,无漏气,一切都好,焊接成功。

2022.1.20.晚

匆草于芙蓉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