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苏服务日记 2022.1.4

1月4日  阴有小雨。

       清晨早起,跟相约的同事一起赶八点半轮渡去棉船,给金星邢机主拖拉机更换分离轴承。

      分离轴承跟飞轮、离合器等连在一起,必须断腰更换。我和同事做过很多同样的维修,熟能生巧,加上专用工具相助,午饭时差不多结束战斗。但客气的机主把备好的饭菜端上了桌子,怕饭菜凉,催我们先用餐。

      盛情难却,我们洗手吃饭,同事还跟机主和机主表哥(机主特请来陪酒)喝了一瓶白酒,因我要开车,不能也不敢喝酒,匆匆吃完午饭,继续我的战斗。

       待他们喝好吃好,我这边也都安装到位,同事给拖拉机加注防冻液后,我叫他坐在驾驶员位置上踩离合器踏板,我观察、调整分离轴承、分离杠杆之间间隙。

       主副分离间隙都调整好后,交机手试车,拖拉机分离彻底,换档起步顺畅无异响,一切正常,故障排除,机主满意。

       停车熄火后,我给机主再次培训规范操作主)副离合器,尽量避免再次损坏。

        在拖拉机欢唱声中,我们收拾好工具,离开金星这家,赶往江心村吴机手家。

        到达江心吴总家,拖拉机停在他门口,铁将军把门。电话联系,才知道昨晚吴机手保养秸秆粉碎机,因刀片轴拆不下来,用切割机切割时不慎致砂轮片破裂,伤到了眼睛,昨晚连夜送到南昌医院。又是一起工伤事故,维修人员必须安全作业,千万不能违章维修。否则就是害人伤己,破财受罪。

      把吴总交待的拖拉机故障排除,我们又赶去棉船液化气站边另一个机主方总处,给他检查了拖拉机故障,告诉他,这台拖拉机最好能先清洗干净,开到我维修厂里维修。他家工具配件等不齐全,太不方便了,具体如何决定,还有待方总定夺(他们是几兄弟合伙,他要先跟兄弟们商量好)。

      这时又来报修电话,是芙蓉钱总拖拉机不能起动。棉船暂无“战事”,我们赶轮渡返航,赶回芙蓉一分场钱总拖拉机停放点。经查,是燃油太脏,低压油路堵塞,清理油路,更换油水分离器、粗、细滤芯,排除油路空气后,叫钱机手试车,他钥匙一拧,拖拉机唱歌了。我们收拾好工具,回家。

2022.1.4.晚

匆草于芙蓉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