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苏服务日记 2022.1.10

1月10日  阴转雨。

      清晨早起带上今天要用的设备和工具,带同事一起阿伟面馆报到,好久没去吃面,会做生意的老板娘还特地给我加料。

     用过早餐,驾车繁昌五金店,购买钢丝绳和接头卡后,驾车途经江边,见到烟雾笼罩的小孤山。过兰丰水泥厂门口向泉山方向,拐进制氧厂,充满一瓶氧气,再出发。

     赶到马当轮渡码头,运气真好,轮渡正在码头上车,我车没停,直接开上轮渡。

      到达光明村郑机手处,他正在吃早餐,见到我们,他忙前来打烟,我叫他不用管我们,先吃饭。

     我俩换好工装,开始维修作业。昨天我已检查了,今天把带来钢丝绳做好绳头,选合适位置绑定好,再从服务车上搬来自制的高位千斤顶,顶起打药机,拿葫芦收打药机前桥使其复位。再把电焊机接通电源,先把前端底部定位好。再用氧气校正前桥后部,使其归位。前后定位,点焊、测量,达到出厂标准,进展顺利,准备正式施焊。

     见到了前桥归位,郑机手高兴,这时他才告诉我们:“昨早已找别的师傅来看过,人家说‘可以电焊,但不知道怎么校正。修不好了!干脆换新机’。后来他搖头走了!还是艾机手叫我找你,你来一看就说能修,昨天我心里还在打鼓。这一来就把变形部件复位,我真是找对人了,怪不得都说要我找你来!谢谢桂总给了你电话号码!”

     同事听了笑了道:“我跟他一起修过很多变形的农机,去年也是别人公司三包服务员修不好的收割机,机手找到老苏和我去修好了,那公司服务员还特地开车去现场看我们是咋修!老苏是全能维修工,要不然今年也不可能上央视!”

      “老苏上央视?不可能吧?一个修农机的也能上央视?”郑机手半信半疑,一连三问。

       “你还不信吧!老苏不但是农机维修工,他还是个作家哟!看不出来吧?”同事得意地把我吹上了天。

      “净吹牛!”郑机手笑了。

      我停下手中的活,拿出手机,打开里面收藏的《闲不住的苏老三》,把手机递在郑的手上。“真的上央视了!”他把手机拿给在场围观的门口人一起看。

      我继续我的电焊工作,午饭后,还是电焊,除了把变形断裂的部位焊好,又搭铁加固再焊。我对郑机手说,别的地方我不管,只要是我焊的,保证比出厂的要经用,我保证我焊的地方不会再出问题。

     电焊工仰焊考验人,我腿跪在地上烧了半天,飞溅的焊花,虽说烫得我难受,但得到机手和同行的认可,我觉得值!

      棉船地处江中,我们抓紧工作,不敢丝毫懈怠,终于在四点左右完工,这时天空下雨了。同事调侃说郑机手还要发财,修好就下雨,兆头好!好兆头!

     郑机手驾打药机开了一段路试车返回,他停下车,说一切都好。但又拉我到他的拖拉机边,要我帮调刹车。我告诉他,调制动时应把两制动踏板锁拆下来,两边要同步,不然就是单边制动,很容易引发事故。我并没有动手,我只动嘴,现场指导他自己调。郑机手父亲在现场,感谢我的指导,说我是传经送宝,教授他技能真好。“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”。机手培训,我是随时随地。

2022.1.10晚

匆草于芙蓉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